• <td id="glvpq"></td>

  • <td id="glvpq"><ruby id="glvpq"></ruby></td>

    <acronym id="glvpq"><strong id="glvpq"><address id="glvpq"></address></strong></acronym>
  • <track id="glvpq"><ruby id="glvpq"><tt id="glvpq"></tt></ruby></track>
  • <td id="glvpq"></td>
  • 閩北人物|朱子詩歌賞析:雪花飄揚

    2023-01-30 11:31:36 來源: 大武夷新聞網 作者:張建光

    八百多年前的南宋肯定比現在冷,朱子詩里才能一再有雪。雪幾乎是他詩歌中的第一意象,以此為題的詩近四十首。

    朱子的雪詩不乏佳作,讀讀《次韻判院丈雪意之作》吧:

    端居歲復窮,閉戶守沖澹。

    風陰原野悲,月黑庭除暗。

    淅瀝靜先知,崩奔誰與探?

    坐想青瑤林,寒光生素艷。

    年末閉坐家中思雪,“寒光素艷”的雪意也是從想象中得來。通篇皆在言雪,卻不著一個“雪”字。朱子寫衡山雪景,就像描繪了一幅“風雪喬岳圖”:仙人相招、眾真來翔、洛公列筵,江妃侑坐,滿天風雪似千尾旌,如萬壁磯。他寫雪落有聲,“忽復空枝墮殘雪,恍疑鳴璬落叢霄”;他寫雪美如蓮,“月曉風清墮白蓮,世間無物敢爭妍”。他的語言平白易曉又富有個性,有的竟直通現代——“飛霰忽下零,雪花亦飄揚”。前人評論,似有李白詩風。

    頭上瓊崗出蒨青,馬邊流水漲寒汀。

    若為留得晶瑩住,突兀長看素錦屏。

    雪開始化了,白玉般的山崗露出了青色,馬邊的山溪水漲起來了。朱子卻希望積雪不要融化,高山就像素雅的屏風,晶瑩奪目讓人長久地欣賞。

    雪成了朱子的至愛。他觀雪、賞雪、踏雪、吟雪,甚至做出更為激烈的舉動。公元1167年,38歲的他帶上弟子林擇之,應邀湖湘行。大雪紛飛、天寒地凍,他們決定雪中游衡山。作為“地主”的湖南帥張孝祥,力加勸阻,擺出諸多理由:“風雨留人”“須待稍晴”“千金之軀,宜自愛惜。洪濤際天,溺馬殺人”。但朱子和張栻等人,執意成行,此舉可謂拼雪。

    雪在朱子的心目中純潔高尚?!懊CT旗F合,一一瓊瑤枝?!薄把鲱^若木敷瓊蕊,不是人間玉樹花?!彼麤]有把冰雪的高標歸屬佛家。綿延八百里的衡山,還是三千世界,擁有五大叢林。朱子一行住方廣寺一夜,恰逢寺中長老守榮坐化。朱子詩中吟道:“拈椎堅拂事非真,用力端須日日新?!边@既表明自己否定涅槃佛說的態度,也是對流于說禪湖湘學派的批評。他在另一首雪詩中表示:“貝葉無新得,蒲人有舊盟。咄哉寧負汝,安敢負吾生?!敝熳右矝]把冰雪的清輝讓給道家。作客長沙時,朱張等人經常在張孝祥所建的“敬簡堂”講學論道。分韻賦詩。一日來了青城山老道皇甫坦,大家尊為上賓。只有朱子橫眉冷對,并在《敬簡堂分韻得月字》詩中批評、告誡:“茲焉辨不早,大本將恐厥。吾言實自箴,君聽未宜忽?!笔潞髲埿⑾橹轮x自責。朱子把冰雪的高潔當作自己精神的圖騰,就像他在“圣賢氣象”中所談到的“光風霽月”、“溫潤如玉”一樣。它是儒家思想的最好表征?!叭f事盡紛綸,吾道一以貫?!薄堆逻叿e雪取食甚清次敬夫》一詩,把理學家與冰雪世界淵源說個端詳:

    落葉疏林射日光,誰分殘雪許同嘗?

    平生愿學程夫子,恍憶當年洗俗腸。

    程顥、程頤是否餐雪洗俗?我手中并無資料。請教有關專家,得到答復是:“未見二程此事,但朱子大約是讀了程顥《長嘯巖中得冰以石敲餐甚佳》之詩,想到澡雪精神,兩人的詩倒有幾分相似?!痹娫唬?/p>

    車倦人煩渴思長,巖中冰片玉成方。

    老仙笑我塵勞久,乞與云膏洗俗腸。

    二程開創了理學,朱子集理學之大成。朱子用分享崖邊積雪通俗故事告訴大家:只要用理學武裝自己,就能心明眼亮,超然脫俗,道德高尚,成圣成賢!

    朱子的雪詩大多寫于中年,較集中于湘岳之行。此時的朱子大本已立,自己學說的“七樑八柱”初步搭建。閩北文化人程熹先生的《朱子傳》是在“承繼道統,構建理學”章節中,敘述朱子“湖湘之游”的,其序曲則是“溯源北宋四子”;而束景南先生的《朱子傳》則是在“中和舊說”和“中和新說”中間,插敘了朱子的“衡岳之游”。這樣的安排都再好不過說明了:朱子已經實現了“丙戌之悟”,正在醞釀著“己丑之悟”的重大突破。他找到實現中和、達到中庸的根本辦法。他的中和學說是一種融合了閩學與湖湘學、明道主靜與伊川主敬兩家指決的理學思想。朱子認為他的中和學說是二程思想的“大要”和自己生平學問的大旨。既然學說關系到湖湘學派,那么朱子衡岳之游,絕不是簡單的冰雪之旅。踏雪不無蘊藉,吟詩句句有懷。

    朱子和張栻的關系非同一般。一是世交。兩人父親是同榜進士;二是道合。張栻系湖湘派創始人胡安國兒子胡宏的學生,朱子則是胡安國侄兒胡憲的學生;三是志同。兩對父子皆是力主抗金的主戰派。朱張自從那年南昌討論“中和”之說開始,相互就理學諸多問題進行論辯。此次長沙相聚兩個多月,“勝游朝挽袂,妙語夜連床”,兩人對“太極”“敬”“仁”“中庸”等,展開討論,也包括雙方各自的著作、合著的切磋。南岳之行,論道一路繼續,兩人雪中深談,當然也吟詩:

    往時聯騎向衡山,同賦新詩各據鞍。

    此夜相思一杯酒,回頭猶記雪漫漫。

    此詩是與張栻分別后,《次擇之所喻道中跨馬奉懷南軒》。明明是和弟子林用中的詩,主旨卻變成思念張拭,有如“王顧左右而言他”。朱子此類詩為數不少。朱子一方面肯定張栻和湖湘派的學識,“昔我抱冰炭,從君識乾坤”;一方面又不講情面,批評湖湘派“株守師說,流于說禪”,“胡氏子弟及宅門人亦有語此者,然皆無實得,拈槌豎拂,幾如說禪矣”。朱子就是這樣,既愛道友,更愛真理。他和張栻可以稱得上歲寒之友,冰雪性格。

    朱張雪中會晤,并不是空談性理,風花雪月。他們所論無不與現實相關聯。朱子行前參與過武夷山的抗災,“杉木長澗四首”組詩描寫了洪災給百姓帶來的悲慘,但更讓他憤怒的是“今時肉食者”的“漠然無意于民”。此行,他還為張栻之父,抗金名將張浚撰寫行狀。正如束景南先生所說:“實質上是對靖康以來南宋整整一部投降賣國、乞和茍安的屈辱史最沉痛含淚總結……這是他們向當路進獻的考見歷史得失成敗的龜鑒,也是他們共同對南渡四十年現實全面的理學反思?!彼麄円蚴廊苏f明:“千余年道學不明,士子陋于耳聞目見,無以知道入德?!鄙胶悠扑?,天下無道的根本原因在于“道德哲學”的理學不舉!“若此學不明,天下事絕無可為之理?!敝鞆埗苏勂饑戮褂谢袒滩豢山K日之感,“幾至隕涕”。憂國憂民的思慮也反映到雪詩之中:

    塑風吹空林,眇眇無因依。

    但有西北云,冉冉東南飛。

    須臾層陰合,慘淡周八維。

    ……

    繁華改新觀,凜冽忘前悲。

    摛章愧佳友,佇立迎寒吹。

    感此節物好,嘆息今何時?

    當念長江北,鐵馬紛交馳!

    這是朱子和劉彥先生觀雪詩所作。第一部分描寫雪落前的景象:呼嘯的寒風吹過空疏的林子,毫無阻礙,肆無忌憚。西北方向的天氣,緩緩向東南飛來。剎時層層疊疊的陰云聚合在此,天地四方一片慘淡。省略的第二部分,描述了雪花飄落,萬里潔白的場面。詩人指出,這是天地造化,“皓然遂同色,宇宙乃爾奇?!钡谌糠謱巴?,感時忽嘆息,北方宋金交戰正急。有人將此詩作為戰爭詩來讀,有如陸游的“鐵馬冰河入夢來”之詩;有人則讀出歐陽修的“可憐鐵甲冷刺骨,四十余萬屯邊兵”譏刺時政之意,似乎都無不可,南宋中國,兵荒馬亂,山河負重,連雪都無法下得安寧?。?span style="text-indent: 32px;">張建光)

    [責任編輯:陳琳]
    版權聲明
     【版權聲明】凡本網注明“來源:大武夷新聞網”的所有作品,均為本網合法擁有版權或擁有權使用的作品,未經本網授權不得轉載、摘編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,否則必追究其相關法律責任。
     【稿費說明】對本網刊登的作品,如作者能提供證明其著作權,請第一時間主動聯系我網,我網將按照《閩北日報》的稿費標準給付作者稿酬。如不愿意接受稿費,我網則立刪除該作品。如第一時間,未能聯系我網(需提供手機聯系通話記錄和郵箱版權申明郵件),視為默認我網刊載作品,我網對作者提請撤稿之前的版權訴求,概不負責。
     【聯系方式】地址:福建省南平市延平區梅峰路45號7樓。電話:0599-8868501、18650668593。郵箱:greatwuyi@163.com
    • Copyright ? 2022 GREATWUYI.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大武夷新聞網版權所有,未經授權不得轉載或建立鏡像
    • 福建省互聯網新聞信息服務許可證[35120180004] 信息網絡傳播視聽節目許可[113330003] 閩ICP備2022011400號
    • 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電話:0599-8868501 舉報郵箱:wlzx@mbdaily.cn 福建省新聞道德委舉報電話:0591-87275327
    • 全國非法網絡公關工商部門舉報:010-88650507(白)010-68022771(夜) 掃黃打非舉報電話:12390
    • 單位地址:福建省南平市延平區梅峰路45號報業大廈7層 廣告熱線:0599-8868501
    午夜无码人妻AV大片色欲